专家称养老改革舆论推着政府走 延迟退休是趋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3年10月16日07:19中国新闻网评论

  郑秉文

 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

  ■ 对话动机

  延迟退休、养老金“缺口”、双轨制、以房养老……随着养老体制改革方案即将出台,那些问题报告 逐渐升温。老龄化的加速,让中国社会陷入对“老有所养”的集体忧虑。

  养老体制改革何如推进,新一届中央政府多方听取建议,最大程度弥补各方分歧。多家学术机构受邀分别提交养老体制改革方案,以备参考。

  新京报记者专访改革方案的两位主要设计者,分别阐述改革路径构想。

  延迟退休是早晚的事

  新京报:公众都很关心延迟退休,你赞成延迟吗?

  郑秉文:一种问题报告 还用再讨论吗?延迟是三个趋势,早晚的事,全世界都有另三个做的,中国计划生育那么 多年,人口老龄化更严峻,能例外吗?

  新京报:何如让好多好多 人不完会延迟退休,你另三个坚持,就不怕被网友视频 骂?

  郑秉文:有的人何如让骂就不坚持了,改变了。作为学者,我不不何如让被谁骂而改变,何如让我认为出理 一种问题报告 那么 急迫。欧洲的教训何如让提醒大伙,越早改革,改革的成本就越小,社会震动也越小。法国曾何如让延迟退休,两任总统下台。

  新京报:但公众认为,在中国,延迟退休,要是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受益。

  郑秉文:这是一次分配制度的许多不公导致 的,与养老保险体制改革那么 直接关系。

  现行养老保险制度缺陷激励

  新京报:延长养老保险缴费年限,是都有也算一种出理 方案?

  郑秉文:延长养老保险的基本缴费年限,在好多好多 国家是那么 做的。延长缴费年限与延迟退休往往是一回事。有的国家最低缴费年限比中国还低,但一种最低缴费年限实际上不起作用,何如让“多缴多得,少缴少得”一种制度设计下,好多好多 人为了多拿养老金就自动多工作了。要是说,延迟退休的结果是还都可以 多拿养老金的。

  反观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,最低缴费年限是15年,也还都可以 多缴,何如让多缴多得的激励性都有很足,延长缴费年限就难以执行。

  新京报:你认为何如改革才更有激励性?

  郑秉文:应该建立一种精算型的制度,多缴多得,少缴少得,在国外,这叫“对等原则”。

  我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,在20年前设立时,其初衷另三个是想体现多缴多得原则,但在完会的实践中,却渐行渐远,尤其近十几年来,连续统一上调待遇水平,打乱了好多好多 制度机制。现行制度所处重大缺陷,搞得参保人、社会舆论和政府的行动离心离德,社会互信降低。

  “统账结合”何如让走到尽头

  新京报:现行的“统账结合”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要推倒重建?

  郑秉文:现行的“统账结合”何如让走到头了,无法再维系,时需要在形态学 上改革,非要再糊弄下去了。到2023年,人均GDP超过1800美元了,那时真的更难改了,改革成本和带来的社会震动将无比巨大。

  新京报:那么 重大的改革,你认为中央下决心好久?

  郑秉文:新一届政府履新几块月,就提出“养老体制改革顶层设计”。那些是顶层设计?要是三个全景的改革方案,不不要是局部改动,不仅仅事业单位改不改那些枝叶的问题报告 。好多好多 一种次,政府要三个学术机构背靠背做方案。这是三个好兆头,显示中央何如让刚开始下决心。

  新京报:你老会 致力推动的名义被委托人账户,否是大改革吗?

  郑秉文:是大的改革。

  新京报:也是你这次提交的方案核心?

  郑秉文:808年大伙一种团队就提交了另三个的方案,现在,我依然坚持。但现在,形势不一样了,中央的改革决心,我完会触动很大。

  首先,顶层设计应该是三个完整性的制度改革,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面临太少问题报告 ,都有互为条件,要改某三个,改不动。就像一棵大树老会 出先好多好多 树杈,找导致 ,最后都有根儿上。

  新京报:一种根,是都有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呢?

  郑秉文:是的,全国统筹否是三个根儿。何如会出理 ?三个偷懒的法律法律依据,要是仅提高统筹层次。

  治本的法律法律依据,要是把统账结合制度进行形态学 性改革。到那个完后 ,统筹层次提高,将是一种具有内生动力的升级版。所有的问题报告 ,所有的扣,都有迎刃而解。

  之类种生活路径,选哪一种,现在看到决策者的决心了。

  新京报:统筹层次提高,实行全国统筹,会不不影响中央和地方的关系?

  郑秉文:在目前一种政策框架下,只提高统筹层次,四级政府将变成三个利益的博弈场,何如让非常激烈,改革的行政成本和经济成本也非常大。好多好多 ,现在不从根本上改变制度,仅提高统筹层次,都有闹出好多好多 花样、变通和非要位。

  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应该并肩改

  新京报:消除双轨制早已有共识,为那些一拖再拖?

  郑秉文:双轨制的本质是制度碎片化。

  大伙国家养老保险制度的碎片化,纵向碎片太少,非要农民、企业职工、公务员、事业单位职工这几块大的碎片。但横向的碎片要了命了。横向碎片要是地区割据。同样是面包师,在北京做完面包,到广州去就没戏了,到上海也没戏。

  横向碎片化产生的导致 ,还是统筹层次低。

  新京报:压力来自哪里?

  郑秉文:压力来自于社会舆论,政府被动了。改革被社会舆论推着走,推一下,动一下。

  808年2月,国家就发文在5省市试点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。但来自地方的反对声并肩,就不动了。

  真是政府要是完会另三个拖下去。但现有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没变,事业单位改革,非要加入大伙的制度中来。另三个一加入,大伙退休后的养老金就少了一半,反弹会特别激烈,像捅了马蜂窝。

  新京报:为那些不不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并肩改?

  郑秉文:我也在想一种问题报告 ,为那些非要并肩改?为那些要在双轨制改革中,还分出三六九等,单改小类,还先改五省市?我认为消除双轨制,还是要机关事业单位并肩改。

  新京报:有那么 路径还都可以 既能让阵痛最小,又能注销双轨制带来的不公?

  郑秉文:一种法律法律依据。一种是全过渡,一种是设立“中人”。全过渡,要是“新人新法律法律依据”,新人纳入基本养老保险,和企业职工一样按期缴费参保,退休后领养老金。一种法律法律依据,不不造成震动,何如让过渡期太长。

  设立“中人”的方案,要是现在何如让进入机关事业单位的人,设定几块岁完后 改,几块岁完后 不改。一种方案过渡期短,效果明显,但冲击性大,工作难做,四五十岁的人,都有完会改。

  新京报:你赞成哪一种?

  郑秉文:我被委托人比较倾向于设立“中人”。

  新京报:无论哪种方案,改革后养老金都有落差,何如会弥补从而减小阻力?

  郑秉文:要是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之外,建立三个新的养老保险制度,比如职业年金。所有的单位和被委托人,都还都可以 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之外,选择否是时需建立职业年金。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稳定,很适合建立职业年金,来补充养老金。

  “以房养老”都有何如让政府没钱了

  新京报:最近“以房养老”也成争议焦点,为那些民众会那么 关注?

  郑秉文:公众对“以房养老”的热议,标志着社会的互信程度何如让降到很低。但我还是要说句公道话,国家出台一种政策的本意,是为养老消费增加三个选项,想让“以房养老”一种潜在的社会需求,也能得到真实的保护和反应。

  国家现在想出台政策,是要规范一种市场,本意是保护市场发育,维护老百姓的权益,而都有像许多舆论说的那样,政府没钱了,又看上老百姓的房子了。

  新京报:现在中国人对“以房养老”有多大需求?

  郑秉文:中国有几类家庭对“以房养老”是有需求的,一是“失独”家庭;二是子女出国生活工作的“空巢”老人;三是“丁克”家庭也太少;四是中产以上家庭,好多好多 一线城市居民,都有止一套房,楼市那么 火,就否是则它成了投资品了,投资为了养老。上述几类家庭,决定“以房养老”的潜在需求和市场是巨大的。

  新京报:“以房养老”会遇到那些现实障碍?

  郑秉文:首先是传统文化阻碍,还有要是政策不配套,比如说房屋的70年产权。一种期限成为影响产权的重要变量因素,进一步影响房产的估值,影响老人也能拿到的养老资金。

  市场经济下,产权要明细。有限产权,便都有彻底的市场经济。一种问题报告 很尖锐,不仅仅是养老的问题报告 了,还涉及地产政策。